您好!欢迎来到阳新县科学技术协会网站!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人才 > 建言献策 > 建言献策
阳新县农业可持续发展的思考
发布时间:2014-10-17 10:16:48
方达福    方向亮    方永阳
 
    阳新县位于长江中游南岸,幕阜山脉北麓,湖北省东南部,与蕲春、武穴、通山、咸宁、大冶和江西瑞昌、武宁接壤。该县是鄂东南百万人口大县、农业大县,改革开放后,农业生产有了长足进步,但受困于灾害频繁、基础薄弱、科技滞后、生态失衡之干扰,是经济欠发达地区。与周边县市相比较,农业发展优势不突出。本文仅就县情概况、农业生产现状、可持续发展对策三个方面进行思考。
    1.县情概况
    1.1多山之乡,百湖之县
    境内峰峦叠翠,河湖交织。父子山横陈县北,七峰山等十余座大山绵亘县西、南边境。长江流过县东北边缘,富水河自西向东横穿县境,网湖等百余个大小湖泊星罗棋布。县中部及沿江滨湖地域多平原、岗地。地势西南高,东北低[1]
全县辖21个镇、场、区,拥有土地面积2780km2,其中山地14.77万hm2、水面4.484万hm2、耕地4.362万hm2,自然构成“六山两水两分田”[1]。2011年全县总人口102.32万人,其中乡村人口78.90万人[2]
    1.2资源丰富,典型突出
    地下矿场有金、银、铜等10余种金属矿和煤炭、硫磺、红土、膨润土等14种非金属矿,素以“矿乡”著称。名贵野生动物有中华鲟、白鳍豚、春鱼、银鱼等20余种。古稀植物有银杏、红豆杉等多种。药用植物特产有明党参、吴茱萸等。
境内风景秀丽,名山名洞甚多,古文化遗址和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不少。如半壁山、银山、王岭、坡山、风栖洞、飞云洞、石屋洞、石浮鸟岛;网湖湿地鸟类保护区、七峰山生态旅游区、王英仙岛湖风景旅游区;猪婆岭等7处新石器遗址;燕子筋等8处商周遗址;彭德怀旧居、中共鄂东南特委遗址、湘鄂赣边区鄂东南革命烈士陵园等全国红色旅游景区和各种烈士墓、群等101处,为大革命时期牺牲的20万名烈士树立了丰碑,名垂千史的“烈士县”为后人的红色旅游提供了丰富的资源[1]
    1.3县域经济,稳中有升
    近5年(即2006年、2007年、2008年、2009年、2010年,下同),地区生
产总值分别为68.75亿元、78.56亿元、96.47亿元、97.15亿元、110.71亿元,农林牧渔业总产值分别为22.84亿元、22.99亿元、32.26亿元、35.40亿元、41.29亿元,人均地区生产总值分别为7951元、9020元、12002元、11635元、13468元,农民人均纯收入分别为2583元、3083元、3660元、4029元、4559元[2]。县域经济平稳上升。
    1.4区位优越,交通发达
    该县具有滨临长江、地处鄂赣两省交界的地理优势。近几年来,交通发展很快。水路有富河、长江航运直通重庆、武汉、上海。陆路有106国道、富阳省道、大广高速、杭瑞高速、武九铁路和乡村公路贯通全国。
    2.农业生产现状特点
    2.1境内气候特殊性——亚热带北缘地区季风区
    全球气候变暖的速度在加快,气象规律将逐步改变,气候变化对我国农业(如大气、土壤、水和生物等方面)的影响以负面为主[3],导致亚洲地区25年来水稻减产1至2成[4]
    阳新县在“全球气候变暖”大的框架下,作者根据多年调查、实践与分析,依据我国果树带的划分,加上某些限制因素,划出亚热带常绿果树带北缘地区有5省24县市(1996年在《环境科学与技术》杂志上发表)[5],其中湖北省的黄梅、武穴、阳新、通山、崇阳、通城等六县市位列其中。阳新县既具有亚热带季风区的“共性”,又具有亚热带“北缘”季风区的“特殊性”,对农作物种植、引种等更具有境内气候的严格敏感性。北缘地区生态环境优越,处于暖热湿润地带。年均温16.2-21℃,年降雨量1281-1821毫米,无霜期240-300天。绝对最低气温-1.1至-11℃,7月平均气温27.7-29.2℃。雨量充沛,但分配极不均匀,常常有洪涝和干旱发生。气候温和,但往往有周期性冻害威胁常绿果树和农作物。该县历年经验教训和干群多年对上级的天气预报“不信任”(时有该晴来雨、该暖来冻、干涝急转、暖冻无常现象)验证了这一远非鄂东南地区雷同的“特殊性”,境内粮食最大宗作物——上世纪水稻的中稻、现在群众自觉改为“早二季”也顺应了这一“特殊性”。这一特性引起的灾害多发频发、强度大、持续时间长是导致阳新多年来未脱贫的重要因素之一。
    2.2基础设施脆弱性——农业产量难提高
    本县在上世纪修建(筑)大中小型水库、河湖堤坝、江堤、大闸、排水站等多处(个),终因投入不足、年久失修,其效益功能大打折扣;有效灌溉面积虽有27万亩,占国土面积1.5%,占耕地面积52%,但泵站老化、渠道断链淤塞,致使排灌效益微不足道。面积、工农业总产值均占80%以上[6]的富河流域水旱隐患影响最大,大水大旱时的畜牧、水产业及其生态链受害最重。丘陵山区的灌溉问题,严重制约了水果、茶叶、干作物和高山蔬菜的顺畅发展。富河下游的“水袋子”、“虫窝子”(血吸虫病重疫区)仍未彻底根治。
基础设施的脆弱性,导致“三农”问题的不稳定性,农作物单产徘徊不前。近五年来,全县6万余hm2粮食作物,单产只有4590—4860 kg/hm2,其中夏收作物单产2280—2355 kg/hm2,6万余hm2秋收作物单产4920—5190 kg/hm2。水稻单产未突破5700 kg/hm2,“红薯半年粮的阳新县”单产仍维持在5250 kg/hm2水平之下。棉花、油料、芝麻单产都是在1500 kg/hm2这根红线之下。2.86万余hm2淡水养殖面积的“水产大县”,水产品产量仅在5—9万吨之间,未冲破10万吨大关。猪肉产量在3万吨左右徘徊。水果未突破3万吨。茶叶产量逐年下降,由300余吨下滑到262吨。对水敏感的蔬菜瓜类,总产量在30万kg上下徘徊。
    2.3产业布局不稳性——农业发展不平衡
    农业产业布局、农产品转化的不平衡主要体现在:省市属农场优于国省道线乡镇,丘陵山区乡镇农业发展较滞后;新农村建设点与一般乡村组相差较明显,示范推广速度慢;大面积发育于第四纪红色酸性粘土和石灰岩碱性板土作物种植单一原始性与小面积发育于河湖相冲积物中碱性壤土的规模化高产性相距很大,山坡地改造与平原地农业发展很不平衡;10万劳动大军外出的“打工经济”给农业发展产生的负面影响较大,田地荒芜面积逐年上升,个别村组荒田荒地荒湖面积达四分之一以上,原来有些违背生态规律的农业开发至今还闲着;“以前种田,现在种钱,下一代谁来种田”呼声高涨;在一个村组之间,由于劳动者科技素质和家庭困难程度的差别,粮食、水产、畜禽、水果等专业致富冒尖户和农产品加工企业户与一般农户的差距越来越大,也加剧了农业布局的不稳定性及其农业发展的不平衡性。
    2.4作物安排随意性——拳头产品难壮大
因缺乏“科学发展原则、区域总体规划、因地制宜布局、试验示范引导”,农民在种植作物安排上出现了很大的随意性。主要表现在:绿肥、豆科等养地作物减少,根深耗肥作物增加;好田好地复种指数降低,水田双季稻改种单季中稻,纹枯病严重、产量低的太湖糯品种面积逐年盲目扩大,优质稻大米品牌因小而不大、少而不精难以在市场立足;蔬菜多熟改少熟;油菜、油茶因分散种植的随意性,大部分原材料靠外地进入,富川油脂等绿色食品品牌、富川山茶油—国家地理标志品牌等拳头产品面临壮大危机;苎麻面积逐年递减,国际知名的“苎麻细叶绿”品种逐年隐退;柑橘、茶叶、畜牧、水产等省内外知名品牌及其相关拳头产品和进一步扩大的绿色食品、有机食品生产规模等问题都处在“有认识、壮大难”的十字路口。
    2.5污染现状严重性——生态失调调控难
    随着县域经济的快速发展,加之“意识单薄,重视不够”、“规划缺位,管理落后”、“投入不足,扶持乏力”,造成农村生活垃圾、建筑垃圾、生活污水上升,中小企业粉尘排放、农作物桔杆焚烧的大气污染有增无减,农业环境污染现状的严重性、生态失调的难控性日益加剧。特别是近年来的农业生产发展,如“经济作物快速发展”、“农业集约化不断提高”、“规模化养殖迅猛发展”、“化肥、农药、农膜、激素、渔药、饲料等农业投入品使用不当”等因素,导致畜禽粪便排放污染、饮用水源污染、部分水域富营养化、土壤耕作层破坏等农业资源污染加重[6]。2010年全县工业废水、废气排放量分别达到了0.1389亿吨、279.9131亿标m3 [2]
    2.6农技推广断层性——农技推广入户低
    近几年农技推广断层性突出体现在全县所有乡镇农技站的解体,变成农业技术服务中心,民政部门定性为“民办非企业”。该中心既不是有事业编制的农业技术推广单位,又不像有创收来源的民办企业集体。这样,全县农作、种子、植保、土肥、环保、特产、农机等农业先进技术推广到村、组产生了障碍,农技推广入户率低。原来有文凭、有职称和业务熟悉的农业科技人员分解到了文教、司法、行政等部门,有的外出打工。临时组合的“农技服务中心”,懂业务的稀少,不少单位是返聘内退和已退的老年科技人员“打工佬”。单位的性质决定了招、引进不到年轻的科技人员,这种农技推广“断层性、入户低”已成为农业生产现状一大特点。
    3.农业可持续发展对策
    3.1立足县情资源优势,努力打造农业强县
    3.1.1  利用优势,尽快脱贫
    立足山水、矿产、农林、旅游、交通等资源优势,学习近邻,强化县域经济建设,科技创新,转型发展,抓住机遇,争先进位,尽快脱贫奔大康。
    3.1.2  三大合作,总体推进
    加大改革开放、招商引资进度,推行三大合作(农村专业合作社合作、土地股份合作、社区股份合作)机制,按照平等互利、优势互补原则,进行三置换(以地换房、以地换地、以地换股),破解土地流转之困,以解除“有田无人种、有人无田种”和“名牌消失、大县难迈”之突出矛盾。通过农村土地经营机制创新和改善三农金融服务,壮大“苎麻之乡”、“花果之乡”、“阳新豚(番鸭)之乡”、“阳新猪(狮子头)之乡”、“金竹云雾茶乡”和“水产大县”、“油茶大县”、“油菜大县”之成果,依托黄石“武汉城市圈副中心”,加快城乡经济建设总体推进步伐,走可持续发展、平衡增长之路,尽快由“农业大县”向“农业强县”迈进。
    3.2.立足农业现状特点,加快现代农业步伐
    3.2.1加强基础设施建设,增强护农益农措施
    提高思想认识,加大“三农”投入,加强农业基础设施、特别是水利、水产设施的建设和修复,血吸虫疫区的综合整治,改造中低产田。同时,要确保护农、保农、惠农、益农、强农等政策性、技术性措施及时到位,如重大自然灾害突发事件应急预案的积极响应与规范性操作;强化技术指导,按月制定主要农作物、渔类防减灾对策与自救措施;政策性主要农作物(水稻等)种植保险;粮、棉、油、果、蔬、猪、鱼等惠农政策性补贴;实施农产品质量安全监测、耕地质量动态监测和土壤有机质提升补贴项目;低岗地改造项目补贴;贫困山(湖)区移民安置政策补贴。增强设施建设、政策措施、技术指导的顺利配套实施,为迅速提高农作物、特产、水产、畜牧的单产(池、栏)、总产和国家粮食安全奠定坚实基础。
    3.2.2积极应对气候变化,科学发展低碳农业
    在充分认识全球气候变化及其境内气候特殊性的基础上,认真总结经验教训,农业措施应遵循气候变化规律和生态经济可持续发展规律,走低碳之路。低碳是指较低的二氧化碳为主的温室气体排放。低碳经济是以低能耗、低排放、低污染为基础的经济模式,核心是技术创新、制度创新和发展观的转变。在农业领域推行温室气体减排,采取措施和减缓气候变化应对能力,是促进农业可持续发展的一个重要途径,也是农业持续发展的必然选择。低碳农业是一种现代农业发展模式,是农业转变发展的发展方向,是生态农业、绿色农业的进一步发展[7]
减排二氧化碳的碳汇农业措施主要有:培肥土力、增施有机肥、秸杆还田、种植绿肥、测土配方科学合理施肥、改造中低产田、转变农业发展方式(提升粮食核心产区的低碳农业基础设施建设,整合投资项目,加强现代农业示范园区、粮食蔬菜核心功能区、生态畜牧业区设施建设,推进农业机械节能,推广无公害农业生产,推行农业标准化建设,推广少耕、免耕及残茬覆盖还田为核心的保护性耕作,减少农田和畜禽养殖的甲烷和氧化亚氮排放等)、推广新型高光效农作物品种、推广高效低碳种植技术(垄作免耕、节水灌溉、加强病虫预测预报及其综合防治与统防统治等)、农作物秸杆综合高效利用、推广农村能源沼气工程及其“种—养—加—沼—肥—粮”主体优化模式等生态良性循环发展产业链[8]
    3.2.3.优化农业区域布局,着力培育拳头产品
    在推进农业现代化的征途中,必须克服产业布局不稳定性、作物安排随意性,以《县域立体功能规划》为基础,优化农业区域布局,推进优势农产品产业带和特色农业产品基地建设。做好沿江设施蔬菜产业带、沿河优质油稻产业带、沿湖水产养殖产业带、沿路立体农业产业带、沿坡农特产品产业带、农场特色农业产业带、乡村休闲农业产业片、库区生态旅游产业链、老区红色旅游产业群等文章。着力推进优质水稻、双低油菜、湖蒿、金竹茶叶、优质苎麻、优质柑橘和山野菜、山野果、紫红薯、食用菌、杂交猪等农产品及其深加工基地建设。做大做强河蟹、黄颡鱼、小龙虾、南美白对虾、鳜鱼、黄鳝等名特水产板块。努力打造“油茶之乡”,提升民营经济层次,推广“公司+基地+农户”农民增收种植模式,着力培育富川山茶油、金银花等特色农业拳头产品及其跨越式发展。
    3.3完善农技推广体系,加强农业环境保护
    3.3.1分步实施,完善体系
    高度重视和采取切实激励措施解决农技推广机制断层性及其入户难问题。多渠道、多措施引进专业人才到基层。分阶段实施、逐步恢复或创新、完善农业技术推广体系。关心下一代,搞好传帮带和农技实用技术培训。推行农作、植保、农机等技术承包和有偿服务。组织学会、协会“科技联姻”工程,推行农民致富“金桥”工程,建设“农村科普”示范基地。推进农科教结合,培养科技示范户、村组致富带头人。
    3.3.2保护生态,防治污染
    重点搞好农田生态环境保护、生物资源多样性保护、江河湖水域保护,防止水土流失、防止农业内部污染、防止中小企业“三废”污染,抓好乡村清洁工程示范,保护农民“生态环保”权益,提高森林覆盖率和大地绿色覆盖率,提升广大群众幸福感。